澳门新莆京app官网-澳门新莆京app官网_欢迎您

当前位置:白鲸出海 > 资讯 > 正文

信实集团发展史:起源

照夕子  • 

作为印度最大的商业公司,印度信实(Reliance)集团在近几个月内已经成了为印度社会的焦点。为了快速重组公司全资持有的数字服务子公司 Jio Platforms,该集团已经在四个月内筹集了近 160 亿美元资金。在新冠肺炎疫情的负面影响下,融资金额还能达到如此庞大的数目,这一新闻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尤其是中印关系紧张当下,投资人大多具有美国背景,更让这一轮轮的融资交易备受瞩目。

不过,想要真正了解信实集团,就必须了解它的由来和发展历程。本文将追根溯源,介绍该集团的发展历史及其在印度独立后的经济发展,从而帮助读者真正理解如今的 Jio 现象。

起源:亚丁

信实集团的历史要从其创始人德鲁拜•安巴尼说起。1932 年,德鲁拜出生于英属印度的古吉拉特邦,他的成长史也是印度的转变史——从殖民统治到“许可证为王”的计划经济时代,再到企业自由发展时期,德鲁拜•安巴尼一生的经历颇为传奇。1948 年,年仅 16 岁的德鲁拜和弟弟拉姆尼克哈一起前往也门亚丁港,在一家名为 A. Besse and Co. 的法国贸易公司工作,由此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

对于当时那个古吉拉特邦的年轻人来说,也门也许是随机挑选的地点。但在当时,印度劳动力对波斯湾的经济发展起到了比今天还重要的作用。直到 20 世纪 30 年代,中东的大部分地区还都由印度管理,而直到 1951 年,印度卢比还作为亚丁的官方货币进行流通。

随着石油资源的发现,亚丁成为了非常重要的航运中心,也是联结古吉拉特邦的贸易商、零售商及管理人才的重要枢纽。德鲁拜安巴尼曾在Besse贸易公司的壳牌产品部门工作,从而对石油工业的生产链有一定的了解;而在亚丁的露天市场,他第一次接触到了商品贸易。在贸易中心工作了近 10 年之后,他回到印度,决心建立自己的商业帝国。

1.png

亚丁是德鲁拜职业生涯的起源。在这里的工作经历,使得他在从业之初接触到了自由贸易市场。与之相反的是,从 20 世纪 50 年代一直到苏联解体,许多后殖民国家流行的都是社会主义和自给自足政策,其中印度最为突出。

这意味着,在长达几十年的时间里,印度年轻的企业家都无法获得与德鲁拜类似的从业经历。或许正是德鲁拜从一开始就接触到的自由市场,造就了信实集团一贯的对外扩张运营方式。

兴起:涤纶

德鲁拜回到印度后的经历相对而言更为知名,凭借10万卢比的初始资本,他和二表哥创建了信实商业公司,开始了香料和纺织品贸易。不过,两人随后很快分道扬镳。此后,德鲁拜将信实公司的重心放在了合成纱线贸易上。

此前,印度的纺织业受到印巴分治的严重影响,大部分棉花产地都被迁移到了巴基斯坦,而纺织厂却主要集中在印度。当时印度缺乏织物,棉花价格非常昂贵。相对而言,尼龙、粘胶和涤纶等合成纤维更为便宜耐穿,市场需求量也更大。因此,这些合成布料常常供不应求,走私猖獗。

印度市场一直缺乏生产相关纺织品的工业能力。直到 1970 年左右,整个印度只有一家由 Birlas 持有的粘胶厂,以及一家政府持有的尼龙厂。当时,印度对进口许可证的管控非常严格,只发放给已经登记在册的纺织品出口商。这些纺织品出口商可以从国外购入原材料,但购入原材料的金额只能占该厂出口金额的一部分。

起初,为了控制纱线供应并实现盈利,德鲁拜通过高价购买了纱线的配额许可。后来为了获得对供应品的更多控制权,他还建立了一家纺织公司,这也是德鲁拜向成为真正的实业家所迈出的第一步。

计划的第一步在于获得许可证。众所周知,信实集团与印度政府有着密切的关系,而这一关系可以追溯到信实集团发展之初。在上世纪 70 年代的印度,要想成为实业家或企业家,必须与政府搞好关系,还要结交相关的朋友,而德鲁拜显然精于此道。他与时任总理英迪拉•甘地的心腹助手 R.K DhawanT.A. Pai 等人就建立了良好关系。

在印度,商业和政治一直有着密切的联系。Pai 利用家族持有的 Syndicate 银行,为信实集团建造纺织厂提供了资金支持。1966 年,信实的纺织厂在古吉特拉邦北部的纳罗达建成,配备了当时印度国内最先进的设备。1971 年,Pai 还通过了信实的 High Value Scheme 方案,该方案由政府推广,允许出口尼龙织物的公司以超过一般规定的金额进口涤纶长丝。

德鲁拜一下解决了 2 个最大的问题,具备先进工业能力的工厂和原材料。

当时,由于印度政府也通过许可证制度来严格控制尼龙纺织品出口,因此由出口企业进口的涤纶长丝数量也相当稀少,这导致长丝在印度国内的市场价格比世界其它地区高了近6倍,进口后的差价为信实带来了巨额利润。德鲁拜曾在一次采访中表示,得益于 High Value Scheme,信实集团的进出口额占到了该国进出口总额的60%。

当时,该计划曾引起巨大争议。德鲁拜则认为其他竞争对手反应太慢,没有抓住机遇。1977年,时任总理英迪拉•甘地宣布紧急状态,随后大选惨败,国大党丧失联邦政权。随后人民党政府上台,取消了信实集团的高商品单位值方案。这使得原本一直专注于出口业务的信实不得不转而迎合印度国内市场,正是这一转变,催生了印度最知名的消费品牌之一——Vimal。

如今,我们常常惊讶于Jio在印度国内市场的布局规模之大,实际上这也是信实集团争取印度国内市场的方式之一。为了绕开构成潜在竞争的批发商并直接接触到消费者,信实集团不仅建立了独家展厅,还通过特许授权的方式在印度全国建立起 Vimal 的销售网络。

2.png

当时,由于面临着与印度政府关系紧张以及融资困难这两大挑战,信实集团决定上市。对于股权制度在印度的推广,信实集团也发挥了重要作用。1977 年 11 月,信实股票在孟买和艾哈迈达巴德证券交易所上市。该公司共发行了 282 万股股票,来自全国各地约 58000 名小型投资者获得了该公司的股权。

毫不夸张地说,信实集团的首次公开募股(IPO)标志着印度公开股票市场的深化和民主化。印度著名作家古尔恰兰•达斯曾写道:“1980 年至 1985 年间,印度的股东数量从 100 万增至 400 万。其中四分之一是信实的股东。”与此同时,投资信实集团的回报也相当可观。截至 1983 年,公司的股价已经上涨了 75%。

3.jpg

发展:整合

此时的信实集团已经不满足于单纯的纺织品销售业务,而是把重点放在了供应链上,并计划进行整合。其中第一步则是自己生产涤纶,这在当时还不被政府允许。不过在 20 世纪 80 年代初,英迪拉•甘地重新掌权,为信实集团的整合创造了有利条件。在 1991 年,印度又开始了经济自由化改革。经济学家丹尼•罗德里克和阿尔文•萨勃拉曼尼亚在其著名论文《从缓慢增长到生产力激增:印度增长转型的奥秘》中指出,20 世纪 80 年代,印度真正开始了向高增长发展模式的转型。

他们认为,这种增长主要得益于印度政府态度的转变——由计划经济转而支持自由化发展,尤其对商业的发展提供了支持。1980 年,英迪拉•甘地重新掌权。她在政治上与私营企业重新开始结盟,并放弃了原先的社会主义路线。这让原本就与英迪拉•甘地政府交好的德鲁拜看到了机会。在 1988 年,信实石化公司实现了上市。

当然,信实集团的成功也受到了很多质疑和反对。上世纪 80 年代中期,《印度快报》曾刊登了一篇披露信实集团进行大量幕后交易的新闻,这让社会大众都认为信实是靠扭曲规则和贿赂政府才得以崛起。

这类文章大多由古鲁穆斯和阿伦•索利合著,他们指责信实集团“用 10 亿卢比的银行贷款来炒高自己的债券;将资金转移至海外账户、以及购买自己的股票来进行避税;通过涤纶长丝厂进行‘走私’;以及最重要的——进行让几乎全国所有政府部门和知识分子都牵扯其中的利益交易”。

这些批评在如今看来则明显反映出当时印度的一种社会风气——财富的巨额积累,往往被认为是一种原罪。这种风气不仅盛行于当时,在如今的印度也未消亡。当时,经济学家普勒姆•尚卡•贾等人曾经质问, “如果国家不惜通过立法以限制生产,使得那些想方设法提高产量的人动辄触犯法律,遭到起诉,那这些法律的设立还有什么意义呢?”这个观点非常合理。但无奈当时社会大众对信实集团的反对情绪高涨,这一观点没有得到广泛认可。

《今日印度》对此写到:“早些时候,社会大众纷纷指控政府为信实集团提供了各种好处。如今形势大变,大众都迫切希望与信实集团搭上关系。”后来,德鲁拜因中风造成偏瘫,退出了信实集团的日常运营。

在他退出时,信实集团被视为国大党的产物。1984 年,英迪拉•甘地遇刺身亡,其子拉吉夫•甘地出任印度总理,后者有意与德鲁拜保持距离;撰文批评信实集团的古鲁穆斯和索利则与如今执政的印度人民党联系密切。古鲁穆斯是 RSS(印度国民志愿服务团,与印度人民党有密切联系)附属民族主义经济组织 Swadeshi Jagaran Manch 的联合召集人,目前是印度储备银行董事会成员。

关于印度人民党是如何在重重矛盾和严重冲突的经济意识形态中诞生并发展的,本文暂且不作详细解释。在经济问题上,RSS 一直坚持民族主义,对信实集团筹集大量资金一事持质疑态度。此外,古鲁穆斯近日还赞扬了莫迪政府对信实集团的压制政策。由此可见,信实集团一直备受争议。

当时,由于社会舆论的质疑和政治势力的阻碍,信实集团受到了严重的冲击,其股价一度下跌了 80%。直到 1991 年印度开始自由化改革,信实集团才迎来转机。从此以后,信实集团拥有了更多的发展自由,可以通过业务整合深入发展。该集团从股票市场筹集资金,用于支持旗下石油公司,从而建造炼油厂。2000 年,信实旗下的的 Jamnagar 工厂竣工,成为印度当时最大的自主建设炼油厂和石化企业。

2002 年,德鲁拜•安巴尼在第二次中风后不幸去世,年仅 69 岁。古尔恰兰•达斯曾写道,德鲁拜的一生是“一部印度道德剧,在倒退的法律法规面前,是放弃打造优秀企业乃至世界级企业的梦想,还是与制度斗智斗勇?”德鲁拜选择了后者,并且获得了成功。

虽然德鲁拜已经离世,但信实集团的故事还在继续。

本文编译自 Reliance: Origins。


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白鲸客服微信白鲸客服微信
微信公众账号微信公众账号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