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莆京app官网-澳门新莆京app官网_欢迎您

当前位置:白鲸出海 > 资讯 > 正文

加纳创投市场调研报告:GDP增速最快的非洲经济体

非程创新  •  •  原文链接

作者:非程创新 (微信公众号ID:Future-Hub)

白鲸出海注:本文为非程创新发布在白鲸出海专栏的原创文章,转载须保留本段文字,并注明作者和来源。商业转载/使用请前往非程创新专栏主页,联系寻求作者授权。

本次报告国家——加纳,西非除尼日利亚以外的重要英语国家,互联网创新试验田。报告涵盖国家宏观环境、本地创投生态、10 个赛道及代表创业公司等内容。

一、宏观经济晴雨表

1. 政局稳定,是西非热门的外商投资地

(1)政局长期相对稳定,2020 年大选需要关注。

尽管建国初期经历了 20 年频繁的政权更迭,自 1992 年实行多党制以来,加纳的民主政治改革有效进行,暴乱很少,常被视为非洲民主国家的典范。目前两大主要政党分别为新爱国党(New Patriotic Party,NPP)和全国民主大会党(National Democratic Congress, NDC)。每 4 年进行一次大选,总统连任不得超过两届。

1.jpg

来自 NPP 政党的 Nana Akuffo-Addo 于 2016 年获选总统,他的政策重点是复兴农业、促进就业、在全国普及免费的高中教育,并积极推动工业化发展。2020 年末将举行下一次大选,前任总统、NDC 党候选人 John Mahama 也将参与竞选,是 Nana Akuffo-Addo 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2)营商环境略有下降,但外商投资热情仍然高涨。

长久以来,加纳营商环境一直以对外资友好、开放著称。不过,2019 年加纳在世界银行全球营商环境的排名中有小幅下降,主要原因是新的税政策调整里,除 VAT 税外,将对进口和本地生产的商品和服务征收教育信托基金和医疗保险税。此外,企业获贷困难、电力供应不稳定、水电费成本高也是营商的阻碍。

然而这并没有阻挡外商直接投资(FDI)的步伐。2018 年加纳吸收 FDI 达 35 亿美金,且行业多元,不止有传统的可可、油气等领域,可再生能源、金融服务、房地产等行业也迎头赶上。从 2018 年吸收 FDI 的数据来看,加纳已超越尼日利亚成为西非外商投资的热门首选地。

2. 经济复苏成效突出,资本市场发展迅速

(1)经济复苏后表现强劲,人均 GDP 高于尼日利亚。

加纳拥有着丰富的矿产资源,尤以黄金为多,是世界第二大黄金和可可出产国。目前GDP总量为650亿美金,经历了 2014 年至 2016 年短暂的经济衰退,随着新的油气项目的开发(2016 年 Tweneboa-Eyenra 油田投入生产,日产量约 20 万桶;2017 年 Sankofa 石油天然气项目开工),2017 年以后加纳经济进入了平稳的复苏期,GDP增速恢复至7%,而且通胀率从 2016 年接近 20% 控制到 10% 以下,2018 年成为非洲增长最快的经济体。虽然加纳在 GDP 总体规模不大,但人均 GDP 已达到 2200 美金,超过了尼日利亚,早已步入中等国家之列,遥遥领先于科特迪瓦、塞内加尔等其他西非国家。

从经济结构上来说,服务业在整体经济中占比最大,对 GDP 增长的贡献最多,农业占比不到 20%,但超过半数的劳动力仍从事农业生产。此外,工业基础虽然薄弱,近年来政府也开始重视本地工业的发展,希望通过多元的经济部门推动经济可持续增长。在制造业部门中,电器零部件、汽车零部件制造和组装是主要的工业线。世界银行预测,中短期内加纳的 GDP 增速将保持在 6.8% 左右。

2.png

3.jpg

(数据来源:Deloitte,IMF)

加纳使用货币为塞地(cedi),尽管前几年经历了幅度较大的贬值,但最近已有回升趋势,早前 Bloomberg 曾预期,塞地今年将继续升值,是全球表现最佳的货币之一。

4.png

5.jpg

(数据来源:World Bank;Bloomberg)

(2)金融系统跃进式发展,是西非重要的资本市场。

加纳的金融行业虽然开始得较晚,但自 2010 年来增长迅速。从数量和质量上来说,金融机构得到了很好的发展,目前资产总量接近 GDP 的 80%。同时,金融服务也越来越普及,尤其在农村地区,使用移动钱包等非银行提供的金融服务的人数已在 2010 年基础上实现了翻倍。不过,传统银行发展面临诸多挑战,例如不良贷款率居高,资本结构待合理化等。加纳央行已经开始对银行业采取更严格的监管措施,包括提高储备资本最低限额(至少 4 亿赛地),合并部分银行,重组国有银行等等。改革后,几大经营不良的银行被迫关闭,整体系统性金融风险降低。

此外,加纳的资本市场增长很快。从私募股权市场的表现来说,在 2012 年至 2016 年期间,加纳在非洲市场私募融资总额排名第五,与埃及规模相当。而成立于 1990 年的加纳证券交易所 Ghana Stock Exchange (GSE)也经历了飞速增长,目前共有 40 家上市公司,矿产/能源公司和银行占多数。随着 2017 年加纳经济复苏,当年 GSE 上市公司总市值同比增长了 52.7%。截至目前,总市值已达 6.7 亿美金。其中,MTN Ghana 在 2017 年 IPO,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 IPO,也是加纳第一例电信公司在 GSE 上市。值得一提的是,Ghana Alternative Exchange 是平行于 GSE 的板块,面向初创公司和中小企业,尽管目前仍在早期发展阶段,但不失为成长期企业可考虑的一种融资途径。

6.jpg

7.jpg

(数据来源:EMEPA; AVCA)

3. 中产阶级群体消费动力大,年轻劳动力人口素质高

加纳有 2900 万人,虽无法与人口大国尼日利亚相比,但中产阶级占比超过 46%,提供了很强大的消费者群体。A.T Kearney 咨询公司调研了包括加纳、塞内加尔、尼日利亚在内的 30 个发展中国家,认为从零售行业消费力度来说,加纳排名第 4,远远高于西非邻国。库马西地区的 Kejetia 市场也是西非地区最大的露天集市。

8.jpg

(阿克拉夜景;图片来源:Siro360)

9.jpg

(Kumasi Kejetia市场; 图片来源:Alamy)

而且,和其他很多非洲国家一样,加纳的人口结构年轻化态势明显,有至少 1300 万活跃的劳动力。同时,得益于政府长久以来对教育的重视,以及 Nana Akuffo-Addo 大力推行的全民免费参与高中教育,年轻人识字率超过 90%,以英语作为官方语言,这在法语国家众多的西部非洲是一大优势。而且,教育水平的提高并没有显著增加人力成本,根据 Enpact 的调查,普通大学毕业生月平均工资为 220 美金,程序开发人员月平均工资为 570 美金,这对于初创科技公司来说在可负担的范围之内(尼日利亚软件开发人员的月平均工资约 750 美元)。

4. 移动支付普及,引领数字经济高速发展

(1)ICT 基础设施良好,移动互联网普及率高,资费便宜。

1994 年政府对电信行业的自由化、2003 年 ICT 加速发展政策(Ghana Accelerated ICT Development Policy) 推动了加纳 ICT 领域的高速发展,普通人群中手机普及率极高,平均每个人不止拥有一台手机,移动手机账户约 4000 万。

此外,加纳的移动互联网普及率在西非地区也是遥遥领先,目前已经超过 45%,甚至高于尼日利亚。其中,2G 和 3G 移动网络的使用率接近 90%,4G 用户已超过 100 万。同时,移动数据成本不高,30 天 1GB 的数据流量包价格为 20 塞地(约等于 3.6美元/25 元人民币),不到平均月收入的 2%,在西非地区具有相对优势,为数字经济和互联网创业的发展提供了很好的基础。

(2)移动支付普及率较高且增长显著。

谈到非洲的移动支付,大多数人会用肯尼亚作为成功案例,但其实加纳的移动支付市场也不容小觑。2009 年,MTN 在加纳开始了移动支付服务,而且,2015 年政府新的电子支付服务商指导守则(e-money Issuer Guidelines)放松了对服务商的要求,电信公司可以不用和银行合作,直接向央行申请执照。这让移动支付行业在这一阶段得到了迅速发展。2012 年至 2017 年移动钱包用户数量翻了六倍,加纳成为非洲增长最快的移动钱包市场,截至 2018 年底,已注册的移动钱包账户超过 3200 万,即人均拥有不止一个移动钱包账户,其中活跃账户有 1300 万个。同时,moble money 的线下代理也从原本的 6000 个增长至 15 万个以上,加纳用户几乎随时随地都可以向移动钱包里存现、取现。从 2015 年到 2017 年,短短两年,加纳居民移动端转账金额翻了四倍,截至 2017 年已达 290 亿美金。

不过,移动钱包大多数使用案例还是集中在还是 P2P 转账的场景,在其他场景的应用还不多见,例如使用移动钱包作为储蓄功能的用户不到 7%。为此,政府已经推行一些鼓励政策来推动移动支付更广泛的应用。比如,传统上每年加纳有大约 1100 万基本医疗保险权益人要去国家医疗保险局(National Health Insurance Authority)的线下点续约,加纳政府就和法国开发署合(AFD)作,开发了医疗保险电子续约的平台,现在平均每天都有 18000 个用户通过这一平台使用移动钱包进行缴费和续约。

2018 年,移动钱包互通系统上线,不仅可以实现跨钱包快速转账,更推动了和银行、线下代理的互通,极大地整合了移动钱包的市场资源。据统计,自上线以来,移动钱包转账次数同比增长了 267%,交易总金额增长近 320%。虽然目前在规模上还没有超越东非的移动支付之王肯尼亚,但无论从政策支持力度、移动运营商的参与程度,还是市场接受度来说,加纳都是非洲移动支付领域的强国。

10.jpg

(数据来源:Ghana Interbank Payment & Settlement Systems Limited)

5. 总体对外商投资监管力度不大,但仍需注意合规风险

尽管从整体上看,加纳对外商投资较为友好,不过有些领域仍尚未对外资开放,包括:除足球外的博彩、医药品销售、美容美发等领域。外资可以独资或者合资的形式成立企业。如果是合资公司,注册资本不少于 20 万美金,而独资公司则不低于 50 万美金。除矿业和油气公司外,通常的企业税率在 25%,在保税区(free zone)的出口企业可以享受 10 年优惠税收政策。

对于移动互联网相关的创业公司来说,2012 年政府出台的数据保护法,以及 2019 年新的支付系统与服务法案(Payment Systems and Service Act)都值得关注,后者具体规定了提供金融科技公司所要申请的牌照类别、最低资本额、服务范畴、费用标准等等。此外,初创公司在当地经营也需要重视劳工雇佣的合规性,2013 年曾爆发当地员工对工资和解雇不满的罢工活动。

二、创投生态全面解读

在整个西非地区,加纳有相对较为成熟和活跃的创投生态,这离不开加纳长期稳定的政治环境、政府对教育的重视以及对创新的大力支持。2017 年 6 月,加纳政府启动了一项名为“国家创业与创新计划”(National Entrepreneurship and Innovation Plan, NEIP),提供 1000 万美元创新基金。NEIP 现在是政府为初创企业提供支持的主要手段。目前,NEIP 已通过技术中心为全国十个地区的约 7000 名企业家提供了结构化的企业家精神和业务发展培训,并为其中 500 名提供了种子资金。加纳政府还承诺根据 NEIP 受益企业的雇员人数提供一定的税收减免。

11.png

从人才储备角度来说,加纳政府正在培养大量的未来技术领导者。该国拥有强大的本地大学网络,例如像夸梅·恩克鲁玛科技大学(KNUST)和加纳大学这样的公共教育机构,以及像 Ashesi 大学(由前微软 Patrick Awuah 创建的)这样的私立大学,每年都会输送很多优秀的科技人才。

从生态支持角度来看,加纳有 24 个孵化器和创业空间(tech hubs)。尽管首都阿克拉是最活跃的创新地,但这些创业空间的范围却远远超出了首都。其中,Kumasi Hive 在 Kumasi 地区处于领先地位,HOPin Academy、Ho Node Hub 在 Temale 和 Volta 地区的本地技术创新集群中也都发挥了积极作用。这些创业空间协同合作,通过加纳技术和业务中心网络(TBHNG)相互支持,致力于在全国范围内建立繁荣活跃的创新集群。

在这些孵化器和创业空间中,还值得一提的是 MEST (Meltwater Entrepreneurial School of Technology),是一家成立于 2008 年的泛非科技培训学院,为初创公司提供种子资金和孵化服务。MEST 总部在加纳,在开普敦、拉各斯、内罗毕都有办公室。MEST 每年运营一个企业家孵化项目,时长为 1 年,由来自全球的专家、成功企业家、高管等对学员企业的商业模式、研发、推广进行辅导和交流,每年 demo day 后也会投资成功毕业的学员。11 年来,MEST 已经投资了 60 家科技企业,其中 2019 年投资了 11 家,每家 10 万美元。

12.jpg

(非程创新投资 VP 李夏菲和Alexis Roman, Venture Partner of MEST Africa)

从融资力度和规模来看,加纳市场尚在早期阶段,清洁能源公司PEG 是唯一走入 C 轮的初创企业,于 2019 年 5 月获得英国开发性金融机构 CDC Group 领投的 2000 万美金 C 轮融资,并后续获得共 900 万美金的债权投资。除此以外,医疗科技公司 mPharma 于 2019 年获得 1200 万美金 B 轮融资。其余融资活动主要集中在 pre-seed 轮与种子轮。

三、主要赛道机会及代表公司访谈

1. 金融科技赛道:

加纳的金融科技可以追溯到 1997 年,当时的社会保障银行(SSB)将“西卡”(Sika Card)引入加纳的银行业,其目的是消除使用大量现金进行交易。作为国内首创,智能卡可以替代钞票和支票,无论是持卡人之间,还是持卡人与银行之间,都可以进行无现金交易。2008 年 4 月,加纳政府在约翰·阿吉耶库姆·库福(John Agyekum Kuffour)总统的领导下推出了 E-zwich 智能卡,这是一种国家智能支付系统。由于可以进行 E-zwich 交易的银行和金融机构网络庞大,它是目前加纳用户可以在全国范围内使用这样服务的唯一智能卡。此外,它是最安全的系统,因为交易在通过身份验证之前需要生物特征数据(指纹)。

2009 年,电信巨头 MTN 将移动货币引入了加纳的支付领域。如前文所提,截至 2018 年 12 月底,Mobile Money 账户数量为 3200 万(其中活跃账户 1300 万个),比 2017 年的 2390 万注册账户增长了 17.43%。与此同时,由于 MTN 的巨大成功,其他电信公司也争相进入这个市场,比如 Airtel、Tigo 随后都在加纳开始运营 Airtel Money、Tigo Cash,之后两者合并成为 AirtelTigo。2015 年 Vodafone 也在加纳提供 Vodafone Cash 服务。

随着经济发展的数字化,政府也对这个行业更加重视,2019 年3 月加纳通过了《支付系统和服务法》,以规范提供支付服务和电子货币的机构业务及相关问题。该法案将允许非银行机构进入,并允许加纳中央银行 Bank of Ghana 直接对金融科技进行许可,是该监管机构旨在创造促进既高效又安全的零售支付和资金转移机制的有利环境的更广泛战略的一部分。

此外,与其他非洲国家相比,在加纳,使用 Mobile Money API的可用性和相对便捷性使得开展金融科技相关业务更加容易。目前加纳的金融科技领域,在不同的赛道都有一些正在成长中的本地玩家。关于交通的支付,目前仍然以现金为主,创业者也可以考虑这个赛道的机会。

(1)Mobile Money

如前文所提,肯尼亚是数字化转型的领先者,但加纳已经成为非洲增长最快的移动货币市场,2012 到 2017 年间注册账户增长了近 6 倍。加纳移动货币增长的快速原因主要有:

移动电话的强劲普及率(约占人口的 128%)使得移动货币服务的广泛使用成为可能,特别是在农村地区;

加纳当局除了建立适合用户和运营商需求的监管框架外,还采取了其他关键举措来支持创新支付技术的发展;

Mobile Money 代理从 2012 年的约 6000 个扩展到 2015 年的 15 万以上,对于提供更多的现金入账和提款机会以及使用移动货币的整体便利性至关重要。

2018 年 5 月,新的移动钱包互通系统让不同移动电信运营商之间进行移动货币交易成为可能。到 2019 年 3 月底,通过这个系统的移动支付交易数额达到 3.08 亿 GHS(5700 万美元)。到目前为止,加纳人主要将手机钱包用于向他人转账(点对点,P2P)。根据加纳央行的数据,2017 年所有移动货币交易的总价值达到了 1560 亿 GHS(290 亿美元),而 2015 年为 350 亿GHS(65 亿美元)。

13.jpg

(加纳MTN)

14.jpg

(加纳 Mobile Money 代理网点)

这个领域比较有代表性的创业公司有:

ExpressPay:加纳的“支付宝”,2012 年成立。在平台上,可以完成付费电视服务(DSTv,GoTv 等)付款,充值话费,支付学费,预订酒店房间,也可以完成个人对个人的转账。B2B 服务,为银行提供白标支付网关服务。线下支付服务,为商户提供二维码支付解决方案以及 POS 机。同时,也准备为政府支付服务提供数字化解决方案。除了支持所有卡网络(Visa,万事达卡,美国运通等)和移动货币服务之外,ExpressPay 也是 Visa 官方支付技术提供商(PTP)。

SlydePay:支付产品,可以从银行卡向任何 Mobile Money 转账,平台上可以充值话费,支付学费,水电费等。对于企业用户,Slydepay 提供 QR code, USSD code 解决方案和Mobile Money POS机服务于线下支付。另外,SlydePay还可以将三个运营商的支付整合在一个平台上。

(2)小额贷

目前在加纳比较普遍的小额贷提供方为电信运营商。MTN 的MTN Qwik,与加纳的金融机构 AFB 合作(现在为 Letshego Ghana),最高可以提供 GHS 1000(180 美元)的贷款,可以从 MTN Mobiel Agents 或 ATM 上提取。期限 30 天,利率 7%,无法按期支付,利率为 12%。MTN 还提供另外一项即时小额贷款产品 Xpress Loan。

此外,Fido 也可以提供快速简单的短期小额贷,首次可以提供GHS 200(36美元)的贷款,最高可达 GHS 1,000(180 美元),借款期 10-33 天。已经获得中央银行授予的牌照。借款者需要提供个人 ID 和 Mobile Money 或银行账户,不需要提供抵押,30 天利率为 14%,最低可达 8%。

(3)供应链金融

在加纳,虽然获得银行信贷的过程相比其他许多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更简单,但是银行利率很高,一般是 2 位数,许多中小企业仍然无法获得贷款,供应链金融应运而生。

这个领域内比较有代表性的初创公司有:

Bloom Impact:创始人David 为 MEST 创业导师。供应链金融服务 Marketplace,对接需要贷款的中小企业以及银行。中小企业主需要 working capital 贷款时,在平台上申请,提交资料后,平台匹配相应的银行信贷产品。已经在加纳合作 7 家银行,尼日利亚合作 1 家银行,目前有 4000 个下载。拟融资 60 万美元。

15.jpg

(非程创新投资 VP 李夏菲和Bloom Impact 创始人 David)

Growth Factor:为中小企业提供发票保理服务,整个审核过程可以在 24 小时内完成。大多数农产品供应商要等 30-90 天后才能拿到付款,严重影响业务资金流转,无法进一步发展业务。Growth Factor 通过发票贴现提供无抵押的周转资金,从而推动中小企业的稳定和增长。利息为发票金额的 2-3%,最多提供发票金额 80% 的贷款。目前资金来源为个人。已经获得 MEST 的 10 万美元种子轮资金,同时获得 Seedstars Ghana 挑战赛冠军。

(4)数字货币跨境转账

BitSika:2018 年成立,该平台使用数字货币以低成本或零成本跨境转移资金。用户可以使用该产品以多种货币存款和汇款,所有存入 BitSika 的款项都以美元信用额或稳定币形式存储。该产品的当前版本可以实现加纳和尼日利亚的跨境转账,已经吸引了大约 1000 个用户,并处理了近 100 万美元的交易。这家初创公司是参与全球加密货币交易所 Binance 开展的孵化计划的四家非洲区块链初创公司之一,并且获得了尼日利亚早期投资机构 Microtraction 的种子轮资金。

(5)企业服务(支付管理)

加纳是一个宗教文化较为浓厚的国家,70% 以上的人口都信奉基督教。Asoriba 是一个教堂支付管理系统,包括会员管理,社区运营及支付等各项功能。目前收入主要来源于月订阅费,维护费,2.5% 交易佣金等,未来将拓展其他收入:保险抽佣,广告,宗教电商。目前已经有 1500 家教堂用户,50 万会员。创始成员全部来自 MEST。竞争主要是来自美国,尼日利亚和南非的玩家,其中 churchplus(尼日利亚)和 churchminder(加纳)是直接竞争对手。

16.jpg

(非程创新投资 VP 李夏菲和 Asoriba 创始团队)

2. 农业科技赛道:

农业是加纳最重要的经济部门,在正式和非正式的基础上雇用了一半以上的人口。加纳在农业科技领域方面的创新,仅次于尼日利亚和肯尼亚。一些农业科技初创公司,通过数字化或其他科技系统,解决农业领域中可能遇到的各种问题。比如:物流和可追溯性;食品保鲜;食品处理;数据获取;农民服务(金融,技术培养)等。另外,也有一些初创企业关注帮助农业企业间建立更强的协作关系。

比较有代表性的农业科技公司有:

Trotro Tractor:一个功能强大的按需平台,可将农民与附近的拖拉机操作员联系起来。通过使用手机和 GPS,农民可以通过社区中的联络点请求,安排和预付拖拉机服务的费用,从而在需要时可以更方便地使用机械化农业设备。通过这种方式,Trotro 直接帮助加纳的农民和拖拉机操作员提高了生产率,也进一步提高了收入。Trotro Tractor 于 2016 年成立,由 MEST 孵化,获得 5 万美元种子轮资金。竞争者主要是尼日利亚 Hello Tractor。

FarmerLine:为农民提供生产所需的信息,资源,配送网络和系统工具,提高生产效率。2012 年成立,累计融资 74 万美元,投资人包括 Mastercard Foundation Fund for Rural Prosperity 和 Village capital,另外也将从非洲开发银行 2300 万美元的农业快速通道基金中获得赠款。

Complete Farmer:Crowd Farming(众筹农业),类似于尼日利亚的 FarmerCrowdy。Complete Farmer 成立于 2017 年,由 MEST 孵化,获得 5 万美元种子轮资金。用户可以通过手机获取并管理农田,农产品出售后获得分成收入。

3. 出行赛道:

加纳的出行赛道参与者主要是外国玩家 Uber(2016 年 6 月进入)和 Bolt(2017 年 12 月进入)。Bolt 收取的佣金 10%,Uber 为 25%。2019 年,俄罗斯网约车应用 Yango 进入加纳市场。

首都阿克拉的燃油成本较高,小型汽车是驾驶员的主要选择。司机普遍倾向于现金收款,信用卡支付的订单经常会遭遇司机取消订单,还有一些司机选择离线服务,避免向 Uber 及 Bolt 支付全部佣金。

4. 电子商务赛道:

随着中产阶级群体的增长,互联网渗透率的提高,移动支付的普及,电商也逐渐进入加纳人的视野。不过面临的挑战也与其他非洲地区相似,比如地址系统欠佳,物流不够发达,中产阶级群体存量仍然较小,用户对网购不够熟悉等,在加纳电商仍然是一个处在早期尚未爆发的赛道。

Jumia 是加纳最大的电商平台,2013 年进入加纳市场,拥有30 多个官方品牌店,提供 15 天免费退换货政策,货款 100% 保障。

17.jpg

(当地批发市场)

5. 物流科技赛道:

加纳物流行业面临的问题类似于其他非洲地区,市场分散,整合度低,货车空驶率高,没有追踪订单及货车的工具,物流成本居高不下。初创公司已经看到目前市场中蕴含的巨大机会及可变革的空间,预计加纳的物流市场规模在 10 亿美元。

Trukr 是一家毕业于 MEST 的初创公司,业务模式类似于中国的货车帮,非洲类似的科技公司还有尼日利亚的 Kobo360 和肯尼亚的 Lori System。Trukr 平台对接货车主和托运人,在货车上加装追踪工具,提供可视化的工具,实时更新订单状况及货车位置。目前有 3 个大型企业客户,7 个中小企业客户,每笔订单抽取 15% 佣金,LTV 达到 7500 美元。已经获得 MEST 种子轮资金 10 万美元。

6. 医疗科技赛道:

加纳的医疗基础设施相当有限。加纳政府在改善医疗保健方面取得进展的同时,公立医院仍然人满为患,资金严重不足。加纳几乎没有紧急医疗服务。住在加纳的外籍人士总是使用私人设施,这些设施提供了更高水平的治疗和现代医疗设施。加纳的公立医院通常由政府资助,宗教团体在向加纳人口提供医疗援助方面也发挥着根本作用。许多新来者发现,与西方国家的医疗机构相比,加纳城市的公立医院和诊所的质量不足。

2003 年,加纳政府推出了国家健康保险计划(NHIS),该计划极大地改善了该国的健康状况,并消除了加纳公民预先支付治疗费用的需要。新系统取消了预付费的要求,惠及加纳最贫困人群。目前,2017 年加纳的内科医生(每千人)为 0.18,低于尼日利亚的水平(每千人 0.38)。

比较有代表性的公司是 mPharma,成立于 2013 年,累计融资 2500 万美元,投资人包括 4DX Capital,早期的 Facebook 投资者 Jim Breyer 和前诺华首席执行官 Daniel Vasella 等。mPharma 为药房提供药品库存及时管理的系统 VMI(Vendor-managed inventory),同时代表药房向供应商进行集体采购(QualityRx),从中抽取佣金。mPharma 目前已经在 5 个国家(加纳,尼日利亚,赞比亚,津巴布韦,肯尼亚)开展业务,有 50 家医院合作伙伴,200 家药房客户,服务 40 万+病人。病人可以使用其推出的 Mutti 分期支付药费。

18.png

(mPharma 合作网络)

7. 教育科技赛道: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加纳在促进教育普及方面取得的成就令人印象深刻。例如,该国的青年识字率从 2000 年的 71% 跃升至目前 90% 以上。与其他许多非洲国家以及世界其他地区的发展中国家相比,加纳的儿童入学率更高。2017 年,超过 84% 的儿童接受了基础教育,中学的入学率从 2012 年的 57% 增加到 2017 年的 73%。尽管最近的公共教育支出从 2011 年占 GDP 的 8% 创纪录的峰值下降到 2017 年占 GDP的 4.5%,但和其他非洲国家相比,加纳的教育支出一直很高。加纳政府于 2017 年宣布将在全国范围内免除中学教育学费。高等教育的入学率为 17%,高于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 9% 的平均水平,但不到菲律宾或印度尼西亚的一半。此外,大学毕业生的失业率也较高。在教育方面,特别是在农村地区,严重的挑战仍然是缺乏训练有素的教师、教室设施和学习资料等。为了解决教育需求缺口,有一些初创公司已经着眼于教育科技赛道。

比较有代表性的教育科技公司有:

Codetrain:编程学校,提供 1 年的编程课程,1100 美元(40%首付,60% 工作后支付),11 个全职老师,已经培训 250 名学生。同时也帮助初创公司和科技公司寻找开发人员。相比 Andela,更面向初级学员。创始人 Richard 曾经是 MEST 学员。拟融资 100 万美元,主要用于分支机构的建立。

19.jpg

(非程创新投资VP李夏菲和Codetrain创始人Richard)

Ecampus:加纳 e-learning 平台,学生可以在平台上注册后进行课程的学习,教师可以注册后提供课程内容,平台目前拥有 2 万名学生,374 名老师。

8. 企业服务赛道:

由于企业的付费意愿和能力比个人消费者要高,面向企业的服务也是加纳比较热门的一个赛道。在非洲市场,非正式的领域 informal sectors 存活着大量的中小企业,数字化水平和能力都比较低,向这些企业提供库存管理、客户管理、收支管理、统计分析、支付整合等服务,有充足的市场空间。比较有代表性的公司是 KudiGo,成立于 2017 年,主打产品为 Storefront,基于移动端,为零售商提供日常销售管理和财务模块,非现金支付处理以及数据分析。2020 年目标上线 5 千个企业用户。之前进入 Founders Factory Africa 为期 6 个月的孵化,且获得 4 万美元资金。已经完成 Founders Factory Africa 领投的 45 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

9. 本地生活服务赛道:

本地生活服务在加纳是一个比较新兴的赛道,目前的本地玩家不够多,主要是国际玩家和非洲头部创业公司在西非的拓展。Uber Eats 和 Jumia Food 在首都阿克拉运营,尼日利亚分类信息服务网站 Jiji 也在加纳有相应业务。

比较突出的是 MeQasa,加纳排名第一的房产分类信息网站。2013 年成立,创始团队全部毕业于 MEST,已经获得 50 万美元融资,2017 年收购了 Jumia House Ghana。该平台帮助经纪人,房东和其他房地产行业专业人士有效地在线开展业务,同时简化了潜在租户和买家的搜索体验。MeQasa 还与加纳房地产专业人员协会(GREPA)合作,开发了非洲第一个集中式的中央房地产数据库。

10. 媒体及广告赛道:

该赛道产生了一家进入 Y Combinator 的公司 OMG Digital,非洲的buzzfeed, 旗下网站OMG Voice, 提供针对年轻人的娱乐和生活方式等内容,已经扩张到肯尼亚和尼日利亚。OMG Digital目前已融资了 110 万美元。

四、非程结语

加纳是创业非常好的试验田,英语国家,政局稳定,对外商政策友好,ICT 基础设施较完善,吸引了很多加纳裔的欧美创业者回国创业。同时,由于对创新及科技的支持,很多孵化器,加速器及创业空间,都选择了加纳作为西非的一个落脚点。不过,加纳市场本身体量比较小,经常作为尼日利亚创业公司在国家扩展上的下一站。而从加纳出发拓展向其他西非国家的创业公司,目前整个创投生态还缺乏一些领军者。

对于创业者来说,如果要在西非开展业务,加纳是除尼日利亚以外较为重要的一个国家市场。或者作为试验田在加纳先行打磨产品,或者在尼日利亚市场站稳后,将业务自然延伸到加纳。对于投资机构来说,如果看到优秀的加纳本土创业公司,建议考察项目后续拓展尼日利亚等国家市场的战略规划和能力储备。


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白鲸客服微信白鲸客服微信
微信公众账号微信公众账号
Baidu
sogou